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吾思,胡思 這兩星期來心情一直很鬱卒。尤其打開電視,翻開報紙,越看越悶。我知道有一群群宗教人士、慈善團體、志工、阿兵哥自八日災變起不辭辛勞,默默地在災區為土石流受災的人們整理家園、撫宿霧慰創傷或尋找失蹤親人。除了時間、體力、金錢的付出外,乃至於自己保貴生命都犧牲了的,令人聞之動容。本來會是如當年921一樣,讓全國上下如自家變故般凝結一心,為災民解決所有問題。可惜,太多巴里島的「無能」與「算計」,惡性循環成不可收拾的另類「土石流」,掩蓋了人性,遮蔽了人眼。尋常百姓的期待本就不多,心也不大,只要有一方安全的居所與一個安心立命的環境,那管你是圓或扁、藍或綠馬爾地夫。但是,當期待變成無人理,好像在鏡頭前哭喊或在官員面前「嗆」越大聲才有人注意、才有糖吃時,純樸的本性變了。開始有人在大官面前誇大實情、邀功,有人變成窮可憐蟲,好像公所內無分文救不了禮服災,有人趁機累積政治本錢。誠然是個與災難不相關的面向。真希望一切回歸本來面貌。災民是災民。人說「自助而後天助」。組合屋非長久之計;便當也不宜久吃。只有一手打造的家園才可長可久;自己西裝外套種植的食物才美味可口。進一說「打斷手骨,顛倒勇」,也是自然對生物的磨練,老祖先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助人者是助人者。自921以來不管在海內外,你們一直都做的很好,讓大家為你們祝福。官員是官ARMANI員。你們已經失常了好一段時間了。不管是金錢或名利該爭的也爭了,該得的也都得了。請以蒼生為念,尋找你們歷史上的定位,我們的子孫將在歷史簿上記你一筆的。是好、是壞就等這一刻你的作為。旁G2000觀者是旁觀者。我們是沒能力親臨現場救災的一群,既然沒能力去,就請閉上沒能力的嘴巴,別去煽風點火或火上加油。創傷的心靈不會因口水而平復,土石流也不會因咄咄之詞而停歇,爛泥巴也不會因叫西服罵而消失。默默的為災民祝禱吧!媒體者是媒體。你們臨場的表現,我們都看到了。多虧有你們先官員之身深入災區,把實情帶到我們眼前,但請記得把鏡頭抬高一點,讓觀眾知道水真的有多大、多嚴重。結婚西裝另外, 三公尺 深請別說成 十五公尺 ,因為它們是差很多的。 2009 8/26

ev18evey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何使汽車馬力完全發揮至百分之一百一十呢可以增加馬力又seo可節省油耗汽車在怠速時也是有馬力 只是馬力很小 汽車在高關鍵字廣告轉速時馬力相對增大 大家都在斤斤計較馬力重量比時 都沒想關鍵字行銷到馬力藏在引擎裡沒發揮出來馬力要大必須很快的拉高轉速 網路行銷轉速越高馬力越大可是大家在乎的馬力湧現時另一個狀況出現關鍵字排名了 自排車的換檔變慢了 轉速很快拉高 換檔變的頓挫也變慢酒店經紀了 自排車的變速箱學名叫做扭力轉換器 扭力轉換和換檔的順酒店工作暢就決定了一台車的好開與否例如汽車再爬坡時在加速扭力要酒店打工隨傳隨到不遲鈍還是車子跑到時速 六十公里 時油門放開速度酒店兼職會維持大約滑行 兩百公尺 後還有時速四十幾公里滑行的越遠長灘島越省油

ev18evey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賣豆腐的故事--我的啞巴父親 (感人肺腑喔!!)                  中國遼寧北部有一個中等城市---鐵嶺,                  在鐵嶺工人街街頭,幾乎每天清晨或傍晚,                  你都可以看到一個老頭兒推著豆腐車慢慢走著,                  車上的蓄電池喇叭發出清脆的女聲:                  賣豆腐,正宗的鹵水豆腐!                  豆腐咧──那聲音是我的。                  那個老頭兒,是我的爸爸。                  爸爸是個啞吧。                  直到長到二十幾歲的今天,我才有勇氣把自己的聲音放在爸爸的豆腐車上,                  替換下他手裡搖了幾十年的銅鈴兒鐺。                  兩三歲時我就懂得了有一個啞吧爸爸是多麼的屈辱,因此我從小就恨他。                  當我看到有的小孩兒被媽媽使喚著過來買豆腐卻拿起豆腐不給錢不給豆兒就跑,                  爸爸伸直脖子也喊不出聲的時候,                  我不會像大哥一樣追上那孩子揍兩拳,                  我傷心地看著那情景,不吱一聲,                  我不恨那孩子,只恨爸爸是個啞吧。借貸                  盡管我的兩個哥哥每次幫我梳頭都疼得我呲牙咧嘴,                  我也還是堅持不再讓爸爸給我紮小辮兒了。                  媽媽去世的時候沒有留下大幅遺像,只有出嫁前和鄰居阿姨的一張合影,                  黑白的二寸片兒,爸爸被我冷淡的時候就翻過支架方鏡的背面看媽媽的照片,                  直看到必須做活兒,才默默地離開。                  最可氣的是別的孩子叫我啞吧老三(我在家中排行老三),                  罵不過他們的時候,我會跑回家去,                  對著正在磨豆腐的爸爸在地上劃一個圈兒,中間唾上一口唾沫,                  雖然我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意思,但別的孩子罵我的時候就這樣做,                  我想,這大概是罵啞吧的最惡毒的表示了。                  第一次這樣罵爸爸的時候,爸爸停下手裡的活兒,                  呆呆地看我好久,淚水像河一樣淌下來,                  我是很少看到他哭的,但是那天他躲在豆腐坊裡哭了一晚上。                  那是一種無聲的悲泣。                  因為爸爸的眼淚,我似乎終於為自己的屈辱找到了出口,以致以後的票貼日子裡,                  我會經常跑到他的跟前去,罵他,然後顧自走開,剩他一個人發一陣子呆。                  只是他已不再流淚,他會把瘦小的身子縮成更小的一團,偎在磨桿上或磨盤旁邊,                  顯出更讓我瞧不起的醜陋樣子。                  我要好好念書,上大學,離開這個人人都知道我爸爸是個啞吧的小村子!                  這是當時我最大的願望。                  我不知道哥哥們是如何相繼成了家,                  不知道爸爸的豆腐坊裡又換了幾根新磨桿,                  不知道冬來夏至那磨得沒了沿鋒的銅鈴鐺響過多少村村寨寨                  只知道仇恨般地對待自己,發瘋地讀書。                  我終於考上了大學,                  爸爸頭一次穿上1979年姑姑為他縫制的藍褂子,坐在1992年初秋傍晚的燈下,                  表情喜悅而鄭重地把一堆還殘留著豆腐腥氣的鈔票送到我手上,                  嘴裡哇啦哇啦地不停說著,                  我茫然地聽著他的熱切和驕傲,                  茫然地看他帶著滿足的笑容去通知親戚鄰居。              宿霧    當我看到他領著二叔和哥哥們把他精心飼養了兩年的大肥豬拉出來宰殺掉,                  請遍父老鄉親慶賀我上大學的時候,                  不知道是什麼碰到了我堅硬的心弦,我哭了。                  吃飯的時候,我當著大伙兒的面兒給爸爸夾上幾塊豬肉,                  我流著眼淚叫著:爸,爸,您吃肉                  爸爸聽不到,但他知道了我的意思,                  眼睛裡放出從未有過的光亮,淚水和著散裝高樑酒大口地喝下,再吃上女兒夾過來的肉,                  我的爸爸,他是真的醉了,他的臉那麼紅,腰桿兒那麼直,手語打得那麼瀟洒!                  要知道,十八年啊,十八年,他從來沒見過我對著他喊爸爸的口型啊!                  爸爸繼續辛苦地做著豆腐,用帶著豆腐淡淡腥氣的鈔票供我讀完大學。                  1996年,我畢業分配回到了距我鄉下老家40公里的鐵嶺。                  安頓好了以後,我去接一直單獨生活的爸爸來城裡享受女兒遲來的親情,                  可就在我坐著出租車回鄉的途中,車出了事故。                  我從大嫂那裡知道了出事後的一切──                  過路的人中有人認出這是老塗家的三丫頭,巴里島                  於是腿腳麻利的大哥二哥大嫂二嫂都來了,看著不省人事的我哭成一團,亂了陣腳。                  最後趕來的爸爸撥開人群,抱起已被人們斷定必死無疑的我,攔住路旁一輛大汽車,                  他用腿扛著我的身體,騰出手來從衣袋裡摸出一大把賣豆腐的零錢塞到司機手裡,                  然後不停地劃著十字,請求司機把我送到醫院搶救。                  嫂子說,一生懦弱的爸爸,那個時候,顯出無比的堅強和力量!                  在認真地清理傷口之後,醫生讓我轉院,並暗示哥哥們,我已沒有搶救價值,                  因為當時的我,幾乎量不到血壓,腦袋被撞得像個癟葫蘆。                  爸爸扯碎了大哥絕望之間為我買來的喪衣,指著自己的眼睛,伸出大拇指,                  比劃著自己的太陽穴,又伸出兩個手指指著我,再伸出大拇指,搖搖手,閉閉眼,                  那意思是說:你們不要哭,我都沒哭,你們更不要哭,                  你妹妹不會死的,她才20多歲,她一定行的,我們一定能救活她!                  醫生仍然表示無能為力,他讓大哥對爸爸說:                  這姑娘沒救了,即使要救,也要花好多好多的錢,                馬爾地夫  就算花了好多錢,也不一定能行。                  爸爸一下子跪在地上,又馬上站起來,指指我,高高揚揚手,                  再做著種地、喂豬、割草、推磨桿的姿勢,                  然後掏出已經掏空的衣袋兒,再伸出兩只手反反正正地比劃著,                  那意思是說:                  求求你們了,救救我女兒,我女兒有出息,了不起,你們一定要救她。                  我會掙錢交醫藥費的,我會喂豬、種地、做豆腐,我有錢,我現在就有四千塊錢。                  醫生握住他的手,搖搖頭,表示這四千塊錢是遠遠不夠的。                  爸爸急了,他指指哥哥嫂子,緊緊握起拳頭,表示:                  我還有他們,我們一起努力,我們能做到。                  見醫生不語,他又指指屋頂,低頭跺跺腳,把雙手合起放在頭右側,閉上眼,表示:                  我有房子,可以賣,我可以睡在地上,就算是傾家盪產,我也要我女兒活過來。                  又指指醫生的心口,把雙手放平,表示:                  醫生,請您放心,我們不會賴帳的。錢,我們會想辦法。                  大哥把爸爸的手語哭著翻譯給醫生,不等譯完,看慣了生生死死的醫生已是禮服淚流滿面。                  他那疾速的手勢,深切而準確的表達,誰見了都會淚下!                  醫生又說:即使作了手術,也不一定能救好,萬一下不來手術台                  爸爸肯定地一拍衣袋,再平比一下胸口,意思是說:                  你們盡力搶救,即使不行,錢一樣不少給,我沒有怨言。                  偉大的父愛,不僅支撐著我的生命,也支撐起醫生搶救我的信心和決心。                  我被推上手術台。爸爸守在手術室外,他不安地在走廊裡來回走動,竟然磨穿了鞋底!                  他沒有掉一滴眼淚,卻在守候的十幾個小時間起了滿嘴大泡!                  他不停地混亂地做出祈求上帝的動作,懇求上蒼給女兒生命!                  天也動容!我活了下來。                  但半個月的時間裡,我昏迷著,對爸爸的愛沒有任何感應。                  面對已成植物人的我,人們都已失去信心。                  只有爸爸,他守在我病床邊堅定地等我醒來!                  他粗糙的手小心地為我按摩著,                  他不會發音的嗓子一個勁兒地對著我哇啦哇啦地呼喚著,                  他是在叫:西裝外套雲丫頭,你醒醒,雲丫頭,爸爸在等你喝新出的豆漿!                  為了讓醫生護士們對我好,他趁哥哥換他陪床的空檔,做了一大盤熱騰騰豆腐,                  幾乎送遍了外科所有醫護人員,盡管醫院有規定不準收病人的東西,                  但面對如此質樸而真誠的表達和請求,他們輕輕接過去。爸爸便滿足了,便更有信心了。                  他對他們比劃著說:你們是大好人,我相信你們一定能治好我的女兒!                  這期間,為了籌齊醫療費,爸爸走遍他賣過豆腐的每一個村子,                  他用他半生的忠厚和善良贏得了足以讓他的女兒穿過生死線的支持,                  鄉親們紛紛拿出錢來,而父親也毫不馬虎,                  用記豆腐帳的鉛筆歪歪扭扭卻認認真真地記下來:                  張三柱,20元;李剛,100元;王大嫂,65元                  半個月後的一個清晨,我終於睜開眼睛,                  我看到一個瘦得脫了形的老頭,他張大嘴巴,因為看到我醒來而驚喜地哇啦哇啦大聲叫著,                  滿頭白髮很快被激動的汗水濡濕。                  爸爸,我那半個月前還黑著頭髮的爸爸,半個月,老去二十年!                  我剃光ARMANI的頭髮慢慢長出來了,爸爸撫摩著我的頭,慈祥地笑著,                  曾經,這種撫摸對他而言是多麼奢侈的享受啊。                  等到半年後我的頭髮勉勉強強能紮成小辮子的時候,                  我牽過爸爸的手,讓他為我梳頭,爸爸變得笨拙了,                  他一絲一縷地梳著,卻半天也梳不出他滿意的樣子來。                  我就紮著亂亂的小辮子坐上爸爸的豆腐車改成的小推車上街去。                  有一次爸爸停下來,轉到我面前,做出抱我的姿勢,又做個拋的動作,                  然後捻手指表示在點錢,原來他要把我當豆腐賣嘍!                  我故意捂住臉哭,爸爸就無聲地笑起來,隔著手指縫兒看他,他笑得蹲在地上。                  這個遊戲,一直玩兒到我能夠站起來走路為止。                  現在除了偶爾的頭疼外,我看上去十分健康。爸爸因此得意不已!                  我們一起努力還完了欠債,爸爸也搬到城裡和我一起住了,                  只是他勤勞了一生,實在閑不下來,我就在附近為他租了一間小棚屋做豆腐坊。                  爸爸做的豆腐,香香嫩嫩的,塊兒又大,大家都願意吃。                  我給他的豆腐車裝上蓄電池的G2000喇叭,                  盡管爸爸聽不到我清脆的叫賣聲,但他是知道的,                  每當他按下按鈕,他就會昂起頭來,滿臉的幸福和知足,                  對我當年的歧視竟然沒有絲毫的記恨,以致於我都不忍向他懺悔了。                  我常想:人間充滿了愛的交響曲,我們傾聽、表達、感受、震撼,                  然而我的啞吧父親卻讓我懂得,其實,最大的音樂是無聲,                  那是不可懷疑的力量,把我對愛的理解送到高處。                  讓我們更真誠的相待吧!因為我們的人生難得、因緣難遇!                  讓我們對父母多一點孝心,因為百年後只會剩下懷念。                  讓我們更真誠的對待妻子或丈夫,因為百年後就不能攜手散步了。                  讓我們更珍惜兒女的成長,因為百年後要擁抱他們就不可得了。                  讓我們在每一個相會、每一個因緣裡,都能全心的付出與融入,都能無私的感謝和奉獻。                  讓每一刻相待都是最真誠的相待,因為,因為,百年後,這些都不可能了!                  很棒的故事吧~~轉寄給您的友人,提醒他們喔!

ev18evey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學生險遭詐騙 員警及時化解大學生險遭詐騙 員警及時化解2012/04/22 18:13 中央社(中洗碗機央社記者陳守國金門22日電)金門縣警察局金城分局金寧分駐所員警昨晚化解翁姓大學生遭詐咖啡機騙集團訛詐,警方調查詐騙帳號並追查詐騙集團。縣府警察局金城分局金寧分駐所巡邏員警昨冷凍冷藏冰箱天晚上10時左右接獲勤務指揮中心通報,金寧鄉頂堡郵局有名男子疑似遭詐騙要匯款,巡邏員鼎曜餐飲設備警快速趕到現場處理。員警發現翁姓大學生在頂堡郵局提款機前接聽行動電話,神情慌張,上花店前瞭解,翁姓大學生稱接到自稱網站及郵局客服人員的陌生男子電話,告知付款方式因電腦程關鍵字式錯誤,應到提款機取消設定,否則將造成財物損失。員警告訴翁姓大學生是詐騙電話,並將網站優化他請到金寧分駐所調查,經165查詢系統證實是詐騙電話,翁姓大學生感謝警方即時攔阻他被搜尋行銷詐騙匯款新台幣2萬多元。金城警分局指出,歹徒詐騙手法不斷翻新,常見的手法是竄改金融澎湖民宿機構客服電話及分期付款設定錯誤,已發現多起案例,民眾如接獲客服電話應查證,以免受騙婚禮顧問。1010422。

ev18evey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